曽薇洲學姊專訪|輝瑞藥廠博士後研究員(Pfizer)

vivian-tseng_s現職
Postdoctoral Fellow, Internal Medicine Research Unit
Pfizer WorldWid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WRD)

學經歷
Duke University 博士
國立台灣大學 生化科技系 學士

曽薇洲學姊畢業於台大生化科技系,大學畢業後直接到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攻讀博士班。博士班畢業後在Neusentis,一個輝瑞藥廠位於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的分支研究機構擔任博士後研究員。一年後搬遷到位於麻州劍橋(Cambridge MA)的輝瑞研發總部繼續她的博士後研究。

Investigator 很榮幸能夠邀請到曽薇洲學姊分享個人的學思歷程以及在藥廠的博士後研究的經驗,希望能對學弟妹有所啟發。

曽薇洲學姊對研究的熱愛從很早以前就開始萌芽,高中時期便參與了中研院高中生命科學人才培育計劃。高中及大學時期分別在中研院分生所孫以瀚老師實驗室及台大分醫所李芳仁老師實驗室擔任專題生。學姊很享受那段假日或下課後就來做做實驗,沒有研究進度壓力的時光,但學姊表示學弟妹必須知道大專生的實驗室經歷與之後成為研究生的要求是不太一樣的,所以不能將專題生的經歷延伸到之後。雖然這兩個老師的方向都是較為基礎的研究,但學姊認為對於專題生來說,選擇老師遠比起選擇題目來得重要,題目對大專生來說只是短暫的題材,但從有教育熱忱的老師身上卻可以收穫更多,例如做科學嚴謹的態度及確實的鼓勵。

【出國- 開放的心態】
從台大畢業以後,學姊就申請了國外研究所的博士班,也順利地被杜克大學錄取。在決定出國時,學姊並沒有預設將來的研究領域或未來職涯方向,所以當初是以一個開放的心態開始博士班研究的歷程。而大部份的博士班剛開始時都會先經過輪轉(rotation)的過程,才選定實驗室,選定實驗室和題目後就正式開始博班的研究旅程。

由於學姊在大學畢業就出國,在領域選擇上沒有像其他碩士畢業後再出國的人有概念,因此當初在選擇領域時就選擇自己能接受的領域申請。學姊坦言,如果能預知選擇什麼好的話,像現在生物統計、癌症研究很熱門,要是當初就知道,在博士班就不會選擇那麼基礎研究的主題。學姊提到有些人在博士時期比較有遠見,選擇一些比較應用的主題,之後在業界找工作時就相對順利。當然學姊也表示若選擇基礎研究的主題,只要做得很好,找工作一樣也有幫助。

學姊在杜克大學的第一間實驗室是 Robert J. Lefkowitz 實驗室。當初選擇這間實驗室主要是因為實驗室的名氣,後來實驗室主持人也因在G蛋白偶聯受體(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s)的研究貢獻而獲得2012年諾貝爾化學獎。然而這樣的大型實驗室有位數眾多的博士後研究員,實驗室主持人很忙,較少有時間栽培學生。實驗室在研究主題上雖較為臨床,但比起基礎研究,臨床的研究較難成為一個完整的故事。而博士論文的畢業要求需要博士生完成一個獨立完整的故事,因此學姊在博士資格考時遇到瓶頸,在論文口試委員會(committee)的建議下,在博士班第二年的時候轉換了實驗室。

在轉換實驗室的過程中,並不像新進學生一樣能夠有很多選擇,若沒有新的指導教授就只能拿碩士文憑回台灣,但學姊很幸運地找到一個還算照顧學生的實驗室,轉換實驗室的過程也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學姊博士班的第二間實驗室是Vann Bennett實驗室。Vann Bennett是一個非常嚴謹的科學家,要求實驗室的成員的實驗結果一定要做到最好,這樣發表出去的時候才不會被批評。雖然平時在meeting的時候苛刻,但在論文發表出去的時候卻因為平時嚴謹地對待結果而非常順利,特別是在這個國內外學術造假屢見不鮮的年代,這種更顯得重要。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學姊紮實地完成受體蛋白Ankyrin-G的研究(doi: 10.1073/pnas.1417989112),順利從博士班畢業。

【從博士班到藥廠】
學姊進入博士班後十分享受做實驗的樂趣,但想到對於學界當實驗室主持人則需要為好幾個研究生的研究生涯負責,這條道路並非學姊有信心的做好的,因為當老師是一個比起單純做研究還要困難的事情,需要更多的耐性。因此學姊開始探尋往業界發展的面向。快畢業的時候學姊清楚到業界的機會比起學術單位還競爭、職缺少,不少人都想進業界因為薪水較高,工時也比較正常。

學姊表示每一間美國的大學都有不少求職資源可以利用,比方說會主辦求職座談會、履歷修改、生涯座談及博覽會等等。有些公司會藉由博覽會進來擺攤,雖然不見得每一家參展的公司都會有職缺,但從中就能接觸不少業界的資訊。學姊建議相關的資源可以多利用,參與活動時也能訓練自己的膽識積極與其他人交流。

學姊透過網路也投了好幾家公司,有些有進到面試但因為沒有美國身份而被刷下來。因此在美國找工作,身份依然是蠻重要的因素。而其中也找到了輝瑞藥廠在北卡羅萊納州的研究機構。通過電郵聯絡,那裡的主管願意與學姊見面。當時那個單位並沒有在招募人員,而學姊也還未畢業,所以是一個很輕鬆的會談,純粹只是要了解這個機構在做什麼。當初雖然知道他們有博士後研究員但是學姊當初並沒有抱很大的希望。然而那次會談三、四個月後那個機構忽然打電話過來說他們現在正在招募,請學姊寄履歷過去。所以就在這樣因緣際會下得到了這份工作。

學姊認為在美國求職很靠關係、人脈這類的軟實力。學姊認為如果是從正常的求職申請中,自己不太可能脫穎而出。因為業界不是教育機構,需要的是產能,而人員進來一般就要能夠立即上手。以學姊這份工作為例,需要做電生理的技能,是學姊之前完全不會的,然而很幸運地,主管認為她可以進來再學。學姊說或許是因為表現出好學、積極的態度所以獲得這個機會吧!

【輝瑞藥廠:博士後研究】
藥廠聘用博士後研究員是為了做研究,研究主題不一定與藥廠目前的研發有關係,但可能會成為未來的方向有關。這些探索的工作就是由博士後來承擔,因為其他人都會有各自例行的工作,而博士後會一直在做一些嘗試性的研發。以輝瑞為例,博士後研究員也與學界一樣,一定要發表論文,以增加藥廠的曝光率,好的發表也是博士後研究員未來在轉職或升遷的競爭力。

談到與學界不同的部份,學姊認為主要的差別是藥廠的研究並不像學界那樣孤軍作戰而是鼓勵合作,在藥廠內有許多部門是可以互相支援的,因此除了研究發表,業界也看重團隊合作的能力。唯一的受限就是不能碰正在開發的藥物,因為博後要發表論文,而正在研發的藥物屬於商業機密。博後需要的是尋找新的方向,在研究題材方面一定的自由度,但主要還是以研究藥廠會有興趣的題目為主,比方說尋找新的藥物標的。而藥廠博士後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像一般學界寫研究計劃就會有資源做實驗。

以輝瑞藥廠的研發部門為例,主要有四個部門:癌症、神經科學、免疫與發炎、心血管疾病,在這四個大方向下再分好幾個實驗室,每個實驗室再有不同的標的。每一個實驗室大約5至10個人左右,零到兩個博士後。整個輝瑞的研發部份主要位於麻州劍橋以及加州聖地亞哥(San Diago),在聖地亞哥的部份只有癌症,而輝瑞大約在三年前把其他三大方向的所有人都集中到劍橋,發揮群聚效應。劍橋總部的所在地Kendall Square周邊有大量的生技產業以及最優秀的大學包括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學院,藉此希望鼓勵合作共同研發新藥,吸取學界經驗。

而談到研發部的人員組成,以輝瑞研發部的實驗室裡面,其實並非很多人都擁有博士學位,許多的資深科學家(senior scientist)是跟了公司很多年、實驗經驗豐富的技術人員。博士後則是拿正職員工福利的約聘人員,受合約保護一般為期三年。而擁有博士學位的往往很難待在實驗室太久,一般會往管理的方向如實驗室主管或專案管理(project manager)發展。

【給學弟妹的建議】
問到除了基礎生物醫學博士之外,還有什麼背景容易進到藥廠時,學姊表示現在招募的趨勢是以資料處理、大數據、生物統計、生物資訊為最大宗。然而這些趨勢都是一陣一陣,很難說三、五年後的狀況。因此學姊鼓勵學弟妹充實自己的能力,成為某個領域的佼佼者,無論在那裡都有優勢,而不一定要去搶佔時下最熱門的領域。因為往往越熱門的領域通常也代表競爭者越多。就算是在一個冷門的領域只要實力很好其實也會有不錯的發展。

學姊認為這一路走來有許多的狀況下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但企圖心、主動、表現出想要學的心態在任何處境下都是重要的。然而也不要好高騖遠,一味地只為了追逐老師的頭銜、公司的名稱等等的光環,應該要腳踏實地做好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

vivian-interview_20170103_s

訪問|王振宇、陳恩浩、紀威佑、周致宏、李彥德
撰寫|陳恩浩
編輯|吳季芸、周致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