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摘宇學長訪談│ 美國癌症研究中心 (America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MD Anderson)

1

陳摘宇學長目前就讀美國德州大學休士頓健康科學中心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at Houston) 的博士班,他的研究方向主要著重於癌症生物學 (Cancer Biology)中表觀遺傳學的 (epigenetics) 部分。本月The Investigator十分榮幸邀請到陳摘宇學長與大家分享他的學術經歷以及在美國的研究環境,提供有志於旅外求學的讀者關於美國科學研究的資訊,希望鼓勵青年學子多接觸不同區域的文化,拓展對科學和生活的視野與想法。


選擇博士班領域的心路歷程

學長大學就讀台大藥學系,當時就曾到兩個老師的實驗室實習過,碩士班是台大藥理所畢業,也有了藥師執照。碩士班畢業後,學長一直在思考到底要走臨床還是學術研究,之後決定先去醫院工作一段時間增加實務經驗,同時也準備出國繼續研究這條路。

學長提到,起初並沒有預料到在和信醫院擔任藥師會對申請博班有幫助,但因為自己以往學的都是與藥理相關的知識,只是對癌症研究有興趣,而這段在醫院工作的時間,因為姜紹青學長鼓勵大家在工作之餘,也能多涉獵癌症新藥開發的相關資訊,此外,醫院每個星期都會有Meeting報告近期研究的最新發展,讓他對於臨床的癌症研究更加了解,影響了他未來在領域上的選擇。

Why MD Anderson?

Cancer Biology 是研究癌症如何生成的基礎機制,以及要怎麼處理,比較是從生物基礎層面去看,而非臨床層面。這個領域在台灣的發展較不蓬勃,但學長當初因為對 Cancer有興趣,因此選擇美國比較有名的兩個癌症研究中心 (Cancer Center)-紐約的Sloan-Ketterig和德州的MD Anderson之一的後者進行申請。

學長說MD Anderson在台灣的生物整體範疇沒那麼有名,可能要真正接觸癌症生物學的人才會比較清楚,他自己也是因為當初在醫院有接觸到相關領域,才會知道這間研究中心,另外也因為台大藥理所鄧哲明教授有送一些學長姊到MD Anderson,且MD Anderson的副院長是中研院的洪明奇院士,所以學長決定申請這個program。

MD Anderson的制度介紹

MD Anderson需先透過University of Texas (UT) 申請,錄取後才選擇program。博班第一年可以於三個不同的實驗室進行rotation,每個待三個月,若經濟情形較為拮据,需要獎學金資助的學生,可以透過申請學校的全額獎學金亦或請實驗室教授資助學費;第二年才真正選擇要在哪間實驗室待下來,而學長最後選擇的是研究表觀遺傳學 (Epigenetics) 的實驗室。

學長指出MD Anderson位於Texas medical center,這個地區將醫院集中在一起,基本上有足夠的資金以支持研究,但周邊比較少生技藥廠,生技相關產業也還在發展,在就業方面,學長可能會以其他城市為優先考量。

另外,學長也發現,MD Anderson最近幾年可能是因為美國研究補助縮減,所以比較不收國際學生,目前情形好像外籍生總共只收十個左右,必須真的很傑出才能夠被錄取。

臺灣與美國研究環境差異?

學長提到,其實台灣也有很多優秀的人才,但很多人會選擇到海外進修的原因,很大一部分的考量是來自於設備的差異。雖然近年來美國對於研究的金費補助也逐年下降,但仍比台灣高出許多,以訂購實驗材料為例,在美國可能一天就有,而在台灣卻可能要逾一星期,因此就時間層面台灣的競爭力就遠遠落後。另外,舉MD Anderson為例,當地有超過一千多個臨床研究,相較於台灣不少醫院都只有個位數的臨床研究,也是研究環境有所差別的項目之一。

還有一項很重要的因素是合作及交流的機會,學長提到,當他在MD Anderson進行研究時,可能每個禮拜都會有優秀的學者進行演講,當中更不乏諾貝爾獎得主。正因為有這樣頻繁的交流與訊息接收的機會,美國當地的研究才能激盪出如此燦爛的火花。

Research & Epigenetics

什麼是Epigenetics呢?學長給了我們清晰易懂的解釋:我們身體的每個細胞有一樣的基因,但表觀卻隨不同部位細胞有不同的基因表現,這種種調控機制都涵蓋在Epigenetics的範疇之中。

至於學長的研究部分,其實驗室主要著重於Epigenetics 中的 Histone methylation。染色質由DNA纏繞Histone蛋白組成,Histone蛋白仍舊有一部分會露出來,可以藉由modification影響DNA和Histone蛋白結構的緊密程度,接著進一步影響轉錄因子與DNA的結合,產生不同的調控機制。

而 Epigenetics與癌症研究相關的部分在於,有些癌症的產生,是因為腫瘤抑制基因 (Tumor suppressor gene) 被關掉,使細胞或組織不正常的增生所致,藉由 Epigenetics 的研究,我們或許可以從根本發現並控制癌症的發生。

由陳摘宇學長的訪談,我們知道其實不論是持續就學,或是先有社會經驗,每段我們走過的路都不會是徒然,曾經有過的歷練,都會成為我們未來寶貴的資產。而且每個人未來的方向,不一定會跟自己就讀的科系直接相關,其實只要有興趣並懷著一顆熱忱的心,人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訪問 | 李政霖、林琬瑜
撰文 | 吳季芸
審稿 | 林琬瑜
學術部負責人 | 黃翊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